春拍开锣:年轻艺术家 凭空而起,春拍 艺术家

2015年艺术品春季拍卖在香港正式启幕,苏富比、保利、嘉德三剑客率先出招。作为风向标意义的香港春拍,基本上是给每一年的艺术市场定调。今年,这三家拍卖行各自的成交额比去年同期、去年秋拍基本持平或略有下降,这表明今年中国艺术品市场仍在探底,但谷底意味也越来越浓。

现当代艺术:

“天王”纷纷流拍

三家拍卖公司在香港既要维护国际战略和视野,又要充分照顾中国人口味,毕竟,这个市场上,2/3客户是华人。因此,香港苏富比强项亚洲现当代艺术,其成交量仅6亿港币,而内地客户最喜欢的中国书画成交量则达到4.7亿元港币,中国古董更达到7.7亿元港币。

在现当代艺术板块,一些作品虽然拍出高价,却引起一番争议和疑惑。苏富比拍场上吴冠中油画《红梅》以5800万元成交,就有人表示疑惑,以今天的眼光看来,吴冠中油画并无太大美术史上的突破,艺术价值低于其名气,这样的价格令人捏把汗。

同样,张晓刚等第一代中国当代艺术“天王”,如今都面临乏人接力的窘境,今年春拍上,一批估价并不高的张晓刚、岳敏君、刘小东等“天王”的作品纷纷流拍。市场上,成交价格或许有假,但流拍却很能说明问题。

年轻艺术家:

凭空拔地而起

中国当代艺术板块本身正在进行着一场换筹运动,第一代“天王”因作品内容雷同,符号化严重,引发审美疲劳,而市场推手则转而制造新一代“天王”。比如这两年风头甚健的贾蔼力,这位1979年出生的年轻艺术家,2006年前还毫无声息,然后一上拍场就一鸣惊人,连夺天价。今春,香港苏富比推出其三联画《早安,世界》,以1100万元港币落槌,此价格再次刷新其个人成交纪录,也引发了一场对年轻当代艺术家的围观,而此次围观更由于雅昌艺术网的一次“操作失误”―被怀疑提前半个小时准确报道了该作品的成交价―而将贾蔼力再次狠狠地炒了一把。虽然到目前为止,围观者已经散去,但年轻艺术家凭空拔地而起的市场操作手法,依然让人放心不下。

大名头:

藏家出价合理

张晓刚之类的“天王”频频流拍是因为审美疲劳,但赵无极、朱德群他们的风格更加固化,几十年都同一副面孔,市场为何不疲劳?今春赵无极等名家依然屡有千万元以上的成交,市场非常稳健已成硬通货。一位拍卖界人士表示,这批老一代大师的油画作品经过海内外市场几十年的消化,价位长期稳步上升,不存在爆炒,所以即便如今市场总体不佳,他们仍表现稳健。

另一个原因,也说明当今市场中,由于连年疲软,投机资金已经被大量挤出,场内剩下的客户,心态大多沉稳,购藏十分理性。

比如对于一些非常热门的大名家,藏家已不再盲目看重名头,而是根据具体画作具体分析,给出的价格也非常理性。比如张大千,保利香港上拍一张近30平尺的巨作,市场上从未出现过,估价低,最后翻了好几倍,成交价为900多万元港币,但单价也远低于其市场平均价。嘉德香港上拍一幅张大千《拟石溪溪山留客图》,创作于1948年,为当年“张大千近作展”的展品,这样一幅市场热门的作品拍出1725万元港币,远比2011年市场高峰时便宜。

“任性哥”:

出手绝非任性

收藏大鳄刘益谦依然“任性”,此番香港之行在苏富比一天就花了2个亿。他在苏富比拍了4件林风眠作品、一件清乾隆黄地洋彩双耳瓶(4400万元港币)、“宋代官窑八方瓶”(1.139亿元港币)等。买到宋代官窑八方瓶后,他忍不住跟香港超级大藏家张宗宪先生一起分别与瓶子亲密合影。刘益谦说,黄地洋彩双耳瓶去年欧洲卖出6500万元人民币,如今便宜很多。

另外,刘益谦还在香港保利以880万元港币拍得林风眠《宝莲灯》,之后他免不了比较一番,认为这幅画与即将在今年5月佳士得上拍的毕加索油画《阿尔及尔女人》 在理念和笔触上有得一拼,但后者估价1.4亿美元,成交的话至少10个亿。看来“任性哥”还真不是随便任性的。

二三线名家:

吴大徵快速上升

由于名家资源已基本被开掘殆尽,市场里的行家开始转而挖掘二三线名家。在他们看来,当年画坛齐名或水准差不多的,只是因为不善炒作、历史湮灭等因素,如今价位远远落后的二三线名家,具有很大的收藏潜力。

晚清金石大家、吴湖帆的祖父吴大徵的近期价位就有明显上升,保利香港此次春拍吴大徵《篆书册页》,38万港元起拍,经十几轮激烈竞价,以236万港元成交,超过估价6倍多。香港苏富比今春也拍了一件吴大徵《篆书九言联》,是吴写给袁世凯之子袁克文的,以20万港元起拍,直到440万港元才落槌,加佣金536万港元,超估价10多倍多。嘉德香港春拍推出民国第一代留洋画家王济远的作品专场,百分之百成交。

这些都说明,经过几年淘洗,艺术市场的投机客多半已出局,行家从画史和收藏价值入手,理性分析判断,让该涨的涨上来,该跌的跌下去。

关键词 : 春拍 艺术家
上一篇:国际珠宝展公然售假 琥珀竟是塑料的
下一篇:纽约拍卖会三分钟以2210万美元拍出100克拉祖母绿钻石

评论回复 / Recent Comments